巴西一意大利邮轮上多名工作人员疑似感染新冠肺炎


办案民警介绍,今年1月底,市民葛女士报案称,她受某慈善基金会委托,收购口罩捐赠给一线防疫部门。她通过朋友介绍,与自称有货源的武某相识,双方约定以1.9元的价格订购55万只一次性民用三层口罩,总价104.5万元。葛女士一次性付清全款后,武某分三次交付了5.5万只口罩,此后不再发货,也不退还货款,并将葛女士拉黑。

然而,最令人的担忧的情况要数官方指南的内容调整,指南允许接触过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继续工作,只要他们没出现症状。一些医护人员说,他们被告知,只要他们没有症状,即使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他们也可以继续工作。

葛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,武某多次承诺发货后毁约。

流行病学调查发现,该患者在美国出现发热症状前,曾密切接触过有发热症状的同学,但在此期间一直未佩戴口罩。3月13日,患者与另一名同学出现了发热症状。

报道称,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,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,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。由于口罩、防护服等供应有限,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。与此同时,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,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。

(3月25日,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疗中心,一名医务人员引导一名患者进入新冠病毒检测站。图源:美联社)

“我们的急诊室就像培养皿”,美国纽约州蒙蒂菲奥里医疗中心的护士本尼·马修周四得知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,他很担心传染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。

其中,王某某,男,21岁,上海籍,美国杜兰大学学生,2020年1月起在美国留学,活动范围主要为宿舍和学校。自述于3月13日出现发热,15日在校内医院就诊并采集咽拭子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21日反馈结果为阴性。22日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出发,经洛杉矶、旧金山、香港转乘CX5900航班飞往北京,24日抵京。经海关检疫健康申报时填写有发热史,即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北京小汤山医院,采集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反馈结果为阳性。结合境外生活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26日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

美国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圣文森特医院的护士威廉·达席尔瓦接受采访时称,他确信自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一周以来,他一直在寻求机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但是官员们却只是搪塞一番。【#留学生在美检测阴性抵京后确诊#】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27日通报,3月26日,北京市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例,确诊病例来源英国2例、法国1例、美国1例。

那么,在防护装备不足的工作环境下,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能否及时得到检测?一名纽约州的护士用实际经历给出了答案。